迪奥恶意丑化国人,画风阴间再现“眯眯眼”摩纳哥王妃夏琳,终于从南非“逃回”了家

2021-11-24 00:00:39 文章来源:网络

耐克刚消停没多长时间,著名奢侈品牌‘迪奥’闲不住了,对于一直定义不清的东方美,高级脸,到底是什么,这回迪奥给出了标准答案,想必大伙儿都看了国际品牌迪奥在中国艺术大展上的照片

一个满脸雀斑的模特,还带着了一个指套儿,长相奇丑无比,外加中风的油腻刘海,简直就是刚从阴间爬出来的女鬼,就这还敢说是亚洲女性,粗糙,暗淡,阴沉的皮肤就像常年住在地下室一样

毫无美感可言,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还加上了西方固化华人眯眯眼的形象,拿着迪奥的包儿,直视镜头,不知道您看完后会是什么感受,美感一点都没看出来,倒是真恶心到我了,艺术可以接地气,但不能接地府

有时候特别纳闷儿,很多国际大牌在中国总喜欢搞一些阴间的玩意儿,跟正常人永远都不一样,难道说这就是高雅艺术?不难发现,最近几年,很多国外的牌子经常会搞出一些丑化华人的乌龙事件

作为一个时尚品牌,明明可以用比较阳光或者说正能量的宣传方案,看看他们官网的白人模特,个顶个的肤白貌美,高大帅气,完全符合大众的审美,再看亚裔模特的长相儿,令人一言难尽,全都是清一色的眯眯眼,换句话说,这些模特的颜值连开了滤镜的网红都不如

其次甭管是妆容还是拍摄效果,都像极了恐怖片儿中的主角儿,确实是把阴间风格玩儿到了极致,而且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号称这种‘惊悚’就是高级审美,事实上,所谓的摄影大师,化妆师,见天儿挂在嘴边儿的‘高级审美’无法就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丑化我们的阴谋而已

可笑的是他们还真以为自个儿比别人高雅,以为自个儿贴上了所谓的‘国籍标签’就真的是高端审美了,不得不说,西方人还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忘丑化国人的形象,讽刺的是还真有那么一小撮儿人在迎合他们,无脑跟风,觉得这就是东方美的高级脸

不说别的,在北京,谁家姑娘要是化成这样走在胡同大街上,不吓坏仨两都算白化,这种美,正常人都欣赏不了,当然了,说外国人不懂国人的审美,不懂我们的文化,都是借口,因为他们不光懂,甚至比我们都明白

甭管是拍的华语电影选的女主角儿,还是各种时装模特,几乎都是谁丑就选谁,如果还不够丑的话,靠化丑妆来弥补,总之,在膈应国人这件事上,从来就没失算过,都已经这样了,还能说他们不懂吗,他们就喜欢走丑化国人的路线

明明什么都明白,知道什么是好看,什么是丑,但就是不干人事儿,每次只要有中国模特,各种奢侈品牌都是同一个套路,到底是不是歧视,大伙儿心里都很清楚

除此之外,这次的摄影师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还被称之为是全世界最一流的女摄影师,经常给娱乐圈儿的明星拍照,因为迪奥这个事儿,我还特意翻看了陈漫的过往作品,结果发现她的作品很矛盾

她所拍摄的国内明星全都充满阳光,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感觉,但是给外国拍摄的为了获奖的照片就完全不一样了,一个赛一个丑,一个比一个难看,彻底丑到了一个高度,这就说明,她心里比谁都门清儿,知道什么是美的,什么是丑的,只是在装疯卖傻,故意迎合外国人的审美罢了

非要把外国人口中的高级脸甩给国人,让我们接受他们所谓的高级,不得不说,这套路玩儿的真没谁了,但要知道,如此一来,国内的市场可就不待见你了,争议不断发酵后,陈漫的微博评论区直接沦陷,遭全网群嘲

无数网友留言质问,简单的一条热评,点赞数量高达3000,与此同时,还有网友发现该品牌在争议爆发的初期,还选择了跟网友直面硬刚,死磕到底,就是不删文,如果不是骂声越来越多,把全网都惹怒了,压根儿就不会把相关内容隐藏起来

更过分的是这个品牌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记吃不记打,多次陷入辱华争议,回回都是丑化,真就印证了那句‘死性不改’中国明明是这些品牌最大的市场,国人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可他们却要恶心自个儿的父母

个人觉得,除了外国人的傲慢与偏见外,更重要的就是我们自个儿人没骨气,跪的时间太长了,再想站起来太难了,过去都是不为五斗米折腰,如今的跪族却是为了莫须有的虚荣感,自个儿甘心当舔狗,所以这个时代的人,还是吃得太饱,忘记曾经的疼痛了,对这种辱华品牌就应该永久抵制

来源:西瓜太郎娱乐

摩纳哥的夏琳公主,在远离丈夫阿尔伯特亲王和两个孩子,6岁的双胞胎雅克和加布里埃拉,独自在南非生活了10个月后,终于回到了摩纳哥公国。

团圆的喜悦

43岁的夏琳在乘坐私人飞机、从南非城市德班飞往法国尼斯后,终于在11月8日上午回到摩纳哥。

准确地说,夏琳王妃8号上午8:45左右降落在尼斯机场,大半年了,她终于回到了欧洲的土地上。

她下飞机后,走到尼斯机场的停机坪上,受到皇家工作人员和一只狗的欢迎。

她牵着狗走了一会儿,然后转乘皇家直升机迅速飞往摩纳哥。

在Instagram分享的一系列照片中,一家人终于团圆,夏琳把右手放在丈夫阿尔伯特王子的脖子上,用胳膊搂住他们六岁的双胞胎雅克和加布里埃拉。

在第二张照片中,当阿尔伯特王子抓住两个孩子的手时,夏琳向镜头挥手,一只浅棕色的维兹拉犬成了新宠。

第三张照片中,母亲保护性地将手放在儿子雅克身上。

夏琳裹着一件长长的米色条线裙和短袖黑色外套,一双高脚靴,一个斜挎包。

在南非生活了10个月后,夏琳与儿子雅克和女儿加布里埃拉重聚了,妈妈回到了孩子的身边。

一位王室发言人说:“王妃的心情很好,期待着回家,而夏琳的父亲迈克·维特斯托克,对女儿即将返回摩纳哥也感到欣慰。”

“谢天谢地,女儿回来了,”他说。

被困南非的王妃

今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她都在自己的祖国南非。此前,她患上了“严重的鼻窦感染”,这让她无法长途旅行,无法返回摩纳哥,被迫错过了重要活动,包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和孩子上学的第一天。

夏琳王妃早在今年1月份就去了南非,因为逗留在南非过久,加上她与阿尔伯特亲王的是是非非,引发了关于这对王室夫妇不和的谣言,但两人都强烈否认了这一谣言。

63岁的阿尔伯特在10月份一直在说,他的妻子将在11月19日(摩纳哥国庆节)之前回家,还说“她的状态很好,精神也好多了”。

阿尔伯特王子还说,妻子之所以一直逗留在德班,是在等待医疗团队的最后签字,然后才能飞回摩纳哥。

10月8日,出生于津巴布韦的夏琳接受了最后一次手术,她在5月份耳鼻喉严重感染,先后进行了多次手术,最后一次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

妻子远在南非,此前阿尔伯特亲王曾带着两个孩子探望夏琳王妃,全家人都想念她,她更想念孩子们。

上周一,夏琳完成了最后一次体检,医生为她期待已久的回家之旅,开了绿灯。

上周二,夏琳分享了自己的最新消息,在她的社交媒体账号上,透露了她心爱的宠物狗被撞死后的心碎。

“我的小天使昨晚死了,她被撞死了。我会非常想念你的,安息吧。” 她在Instagram分享了一张,之前她与小狗依偎在一起的照片。

目前还不清楚夏琳公主的小狗,是一直和她在南非,还是一直和阿尔伯特亲王在摩纳哥。

就在夏琳返回公国的几周前,发布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她看起来特别虚弱。

这篇帖子吸引了社交媒体用户的大量祝福,有人写道:“快点好起来,你看起来很虚弱,保重,希望你能回到摩纳哥,回到你可爱的家人身边。”

但在最近一次接受南非媒体采访时,王妃没有提及自己的健康状况,只是简单地说她“迫不及待地想回家看孩子”。

花心的王子

夏琳于2011年与摩纳哥王子阿尔伯特二世结婚,今年大部分时间她都住在自己的祖国南非,而这一长期留居,引发了人们对这对王室夫妇可能要离婚的猜测。

在10月初的一次采访中,她说:“我来南非是为了监督一些基金项目。我当时身体不适,不知不觉地被感染了,这让我在南非滞留了好几个月。”

谈到她今年在南非开展的反偷猎工作时,她说:“我决心回来继续我在非洲,和南非许多国家所做的工作。”

“保护、保存、恢复和教育。这就是我的想法。”

阿尔伯特亲王是著名的花心大萝卜,在与夏琳结婚前,曾极度否认自己有第三个私生子的说法。

婚前的阿尔伯特,已经抚养了两个私生子,据说他与一名巴西妇女有关系,并于2005年生下一个女儿。

而这一说法尤其令人不能接受,因为阿尔伯特当时正在与奥运会游泳运动员夏琳约会。

而与摩纳哥亲王传出绯闻,并声称生下了女儿的34岁巴西女子,说她当时与阿尔伯特热恋,两人的女儿于2005年7月4日出生,孩子的名字一直被保密。

去年9月,阿尔伯特亲王收到了已经16岁的孩子的一封手写信,信中写道:“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长大,现在我找到了你,而你不想见我。”

去年12月,女方要求阿尔伯特接受DNA测试,就像当年,他最终被确认为两个私生子的父亲一样。

对于嫁入摩纳哥王室的夏琳而言,这真是糟糕的一年,一个接一个的家庭危机,包括阿尔伯特感染了病毒,现在她历尽艰难,回到了家,又不得不为丈夫的第三个私生子做好心理准备。

2000年,在摩纳哥的一次流浪比赛中第一次见到阿尔伯特时,她是南非奥运会游泳运动员,婚前的名字叫夏琳·维特斯托克。

夏琳被阿尔伯特疯狂的追求,两人很快就开始约会,然后在2011年7月的一场明星云集的婚礼上,成为王的女人。

两人的爱情结晶,一对双胞胎——女儿加布里埃拉和儿子雅克,在婚后三年出生,成为摩纳哥王室的正式继承人。

摩纳哥王妃的命运

早在2005年5月,登上摩纳哥亲王宝座之前,阿尔伯特证实是亚历山大的亲生父亲,亚历山大的母亲是来自多哥的前法航空姐,妮可·科斯特。

2006年5月的一次DNA测试,也证实阿尔伯特是贾兹明·格雷斯的父亲,这是他在法国南部度假时,与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塔玛拉·罗托洛爱情的结果。

阿尔伯特的长女贾兹明出生于1990年代,儿子亚历山大出生于2003年。而他与巴西女子的女儿,生于2005年。

为了证实自己与阿尔伯特的恋情,她提供了在2000年年代初,与王子周游世界的证据,包括两人在巴西、美国、法国和俄罗斯的旅行。

在莫斯科期间,阿尔伯特甚至带着自己的女人,与普京会面,普京给了巴西女子一个“温暖的拥抱”。

当然,根据协议,阿尔伯特28岁的女儿贾兹明·格雷斯,和17岁的儿子亚历山大·科斯特,只是被承认了亲子的身份,享受作为子女的照顾,但不能继承摩纳哥王位。

这应该是让夏琳唯一舒心的地方,曾经的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莉,她的光芒甚至可以与后来的戴安娜王妃并肩,而格蕾丝·凯莉的儿子阿尔伯特亲王,却让自己的摩纳哥王妃,总是生活在一种显得不是那么幸福的状态中。

也许是母亲太优秀了,让阿尔伯特始终笼罩在她的光辉之下,也许是母亲走得太早了,1982年时因车祸去世,那时的阿尔伯特年仅24岁。

只不过,摩纳哥王室的影响力与知名度,远远不及英国王室,格蕾丝·凯莉的全球影响力,也逊于戴安娜王妃。

而且,虽然哈里王子娶了个让英国人头疼的梅根,但人家毕竟是忠贞的爱,不像摩纳哥的阿尔伯特,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现在,夏琳王妃已经与家人团聚了,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百姓,家庭始终是最重要的,祝愿富得流油的王室一家人,幸福吧。

来源:推她

上一篇:与经济同步复苏的泰国港口联合国安理会上指鹿为马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阿坝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