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3日,世界发生3件事,俄否认欧盟允许公众投票的条款的存在往往弊大于利

2021-11-19 12:04:24 文章来源:网络

如今世界显得相当混乱,各种事情都频繁发生,仅在11月13日的时候,世界发生了3件值得关注的事情。

难民危机在继续

首先,俄罗斯否认欧盟指控。由于大量的难民正在试图从白俄罗斯进入欧洲,引发了一场难民危机,这让欧洲方面非常的不满意对白俄罗斯叫喊连连,但是有俄罗斯对白俄罗斯撑腰,声称欧盟如若加强制裁,将向白俄罗斯伸出援手。欧盟也有点无计可施了。叫喊了半天的制裁,至今没有敢动手实施。后来西方媒体叫喊:白俄罗斯听命于俄罗斯,难民危机背后离不开俄罗斯的操控,还怀疑俄罗斯为运送难民提供了助力。可是普京否认欧盟指控,不承认自己与难民有关,。俄罗斯驻联合国第一副代表公开否认了俄白合作将难民向与波兰边界转移的言论,表示:“没有,绝对没有”。

俄白演习已证明态度

俄罗斯不对西方抱有幻想,但是说与难民有关有点缺少证据,也没有必要,甚至连掩盖的必要都没有。也许只有西方没招之后,试图转移视线的方法吧!但是难民危机的存在依然让不可轻视,有关情况值得关注!

其次,突厥国家联盟成立了。土耳其一直以自己为突厥民族的领袖,至今也试图搞一个所谓的突厥国家联盟,如今这愿望已基本实现在。11月12日,突厥国家联盟正式成立,土耳其与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五国领导人共同出席成立仪式,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自然成为其中的领袖。

土耳其的大国野心再次突显,明摆着挖俄罗斯的墙角,参与突厥国家联盟的四个中亚国家中有3个为俄罗斯主导欧亚经济联盟成员,俄罗斯在中亚国家拥有多处军事设施,并相当数量的驻军。现在土耳其明摆着与俄罗斯争夺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还有意将组建突厥军事联盟和突厥联军,那么就是中亚版北约。别看俄罗斯不愿意,连美国都不会高兴,明摆着自立门户挑战美国的世界领导权了,自然成为一个相当值得注意的事情了。

最后,美军战机模拟轰炸俄罗斯,美俄之间的关系依然没有缓和,最近更发生了美军在俄罗斯大门口耀武扬威的事件,在11月12日,俄罗斯国防部表示,美军战机正在克里米亚附近活动,北约正在黑海举行联合军演,俄军注视着这一切。从已知的情况,美军E-8C侦察机抵达克里米亚附近,距俄罗斯边境最近时仅为35公里,英国RC-135侦察机被俄军苏-30战机驱离。按俄罗斯专家的说法,美军战机正在模拟“从黑海南部对俄罗斯发起轰炸”,这一说法,没啥不对的。

对俄侦察不停

美国一直对俄罗斯虎视眈眈,试图挑起事端,可惜被俄罗斯紧紧盯防,压根不敢轻举妄动,各种小动作却一直没断,显然现在的美俄关系想象的有所缓和,再考虑到目前的乌克兰局势的,也许双方之间还有着一场明争暗斗。

以上几个消息,可以明显感觉到,现在国际局势依然混乱,没有人们想象的趋于稳定,只能说旧的事件过去了,新的事件又生,不稳定依然是主题。

来源:广东台触电新闻

赞同的理由是,这样做有可能使双方代表达成共识。芒代拉(Mundella)先生和威廉姆斯(Williams)先生有一次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而且耀若斯(M.Jaures)和雇主代表在卢瓦尔的一次煤矿罢工中,也效仿了这种做法。通过这种方式作出的决定,比单纯由仲裁人强加给当事双方的决定,更容易获得较高程度的信任。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双方代表达成共识是不大可能的,真正的决定还是由仲裁人做出的。

一般来说,通过仲裁做出的决定,需要有仲裁长和仲裁员的个人签字,以联合仲裁书的形式公布,人们不可泄露,也不可通过仲裁书透露仲裁过程中仲裁人员是否达成一致,或者仲裁结果是否仅仅代表多数人的意见。”然而,可能有人会问,这种权宜之计是否真的可行。因为很可能,尽管或也许部分地由于这些原因,人们往往认为委员会并不赞同这样做,这是关键的一点。因此,除非双方非常强烈地倾向于建立这种由多人组成的机构,不然很明显,仲裁机构还是由单独的一个人组成为好。

不过尽管有这些考虑,当临时委任被通过时,双方显然应该首先努力遵从仲裁人员的意见,如果无法实现这一点,则应接受由一个公正的局外人提名的仲裁人。但是这样做存在的问题是,之后指派给双方的这个人可能是他们曾经为之努力但并未达成共识的人,或者像其他提名人一样是他们没有明确理由但曾经共同激烈反对过的人。因此,最令双方满意的是指定一个公正的人,例如下议院议长,他的职责就是在需要的时候委派一位仲裁人员,而此人不能是调解委员会曾经讨论过的人。

不管最后是否进行仲裁,都需要关注以下问题。总的来说,允许将诸如投票的权利从指定的谈判人员身上转移给雇主或雇员本人的做法,即使能发挥一定的作用,似乎也不明智。没有确实根据的争论,极易引起大众参与,并很可能激起民愤、滋生冲突。

最后是有关担保的问题——无论是对双方直接达成的协议,还是对他们都同意服从的仲裁人员的裁决。在一些协议中,每一方都以货币形式上缴一定的存款,作为违约的担保。于是,在1895年的大罢工以后,英国靴鞋业的全国联盟同意向每位受托人各提供1 000英镑作为担保,如果属于联盟或总工会的任何厂商或工人组织“被认为是违反了协议、仲裁书或决议”,其中的一部分将被没收;然而,“如果协议中的任何条款,或者仲裁书、协议或决议被违背,而联盟或总工会又无法在十天之内引导它们服从这些协议、决议或仲裁书,或者没有将其驱逐出本组织,那么这些联盟或总工会就被认为是违反了协议、决议或仲裁书”,于是,它们就有责任负担部分或全部的罚款。

无疑,当一个组织约束成员纪律的能力具有不确定性时,它们应对违约成员说明其行为会带来罚款的后果,这样做将有助于增强它们的地位。然而,除去这方面的考虑之外——并且对于一些力量强大的工会组织来说,这也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货币担保金制度的价值就令人怀疑了。在1912年《工业委员会的报告》中,对其优缺点作出如下说明:“关于货币担保金的作用存在着许多不同的见解。

如果这项资金是用来作为一种惩罚,对所造成的损失给予等量的补偿的话,则显然,许多小组织都没有能力从自己的资金中拿出一部分为一次牵涉人数众多的事件准备这项资金,或者无法获得为实现这一目的所需要的资金。而另一方面,如果这种惩罚仅仅是象征性的,则这样做并不能对为维护协议已经提出的道德上的责任产生多大的限制性影响……因此,我们可以断定,以存款形式存在的货币担保制度,不能被认为是确保目标能够实现的可行的并且有效的方法。与此同时,当有人自愿提供货币担保金时,我们并没有发现他人提出反对采用这种方法的意见。”这一结论很可能会获得共识。

来源:搜狐

上一篇:今年能回家过年吗?21省已被疫情波及!张批新冠口服药物,服用五天完成治疗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阿坝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