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网友爆料:“推定阳性”却被告知确诊盟陷入痛苦反思,将在全党范围内选举党主席

2021-11-17 02:34:55 文章来源:网络

万事通说

新加坡网友爆料:“推定阳性”却被告知确诊,未接获隔离令全家居家隔离7天后,才被告知需二次检测!

从新加坡开始实行居家康复计划,就不断爆出相关的新闻:卫生部失联、确诊了该怎么办、密接要隔离吗……等一系列相关的事件。与此同时,卫生部也在不断地调整、优化居家康复计划,致力于解决民众遇到的问题。

但最近,新加坡有位网友向我们爆料称:他的母亲只是“推定阳性”,但仍被诊所通知需要隔离。一直等到一周后才进行二次检测,结果阳性才接到隔离令,还需履行为期10天的隔离!

58岁母亲自测确诊

医生检测后告知“确诊”

未接到隔离令仍需隔离10天!

10月25日,杨先生(化名)的母亲在公司组织的ART检测中,结果出现了浅浅的第二条杠,第二次ART自测时却又检测阴性。

据杨先生透露,今年58岁的母亲已经完成疫苗接种,只是在检测当天喉咙有些不舒服。以防万一,就去附近的诊所进行PCR检测。回家后就进行了自我隔离。

26日傍晚,他的母亲收到了诊所的短信通知,说她已经确诊,需要在家履行为期十天的居家康复计划。

但让杨先生感到意外的是,他们一家人申报成为同住者时,却并没有收到新加坡卫生部的健康风险警告(Health Risk Warning,简称HRW)。

不只是这样,连被告知“确诊”母亲的保健资讯网(HealthHub)记录也一直没有显示检测结果,也没有接获卫生部的隔离令。

这一切都让杨先生感到不解。

打电话询问医生

却被告知仅是“推定阳性”

隔离7天后才做二次检测

感到不解的杨先生,给母亲做PCR检测的诊所打了电话。经过详细的询问以及要求诊所出具母亲的检测报告后,杨先生这才知道,母亲仅仅是“推定阳性”,还没有真正确诊。

但据诊所人员告知,“推定阳性”依旧被视为确诊者。

去年5月份,新加坡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麦肯锡副教授就曾表示,冠病检测有时会出现“推定阳性”的结果,实验室必须进行多一轮确认检测,才能公布检测结果。

也就是说,类似杨先生母亲这种情况,在出现“推定阳性”后,应尽快安排进行第二次检测,以便告知确定的结果。

但一直过了一周,到这个月的2日,杨先生的母亲才接到诊所的需要二次检测的通知。这次,PCR检测结果呈阳性,母亲才是真正的确诊,同时也在11月3日接获隔离令。

母亲这才接获隔离令

之前7天隔离“不算数”

一家4口还需再隔离10天

据杨先生透露,母亲确诊当天,弟弟就接到了健康风险警告的简讯通知。但一直到11月6日,和母亲同住的杨先生和他的女友也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除此之外,最让杨先生感到气愤的就是,明知道检测结果不确定,为什么诊所没有及早的对母亲进行通知,而是等了一周才告知需要二次检测?

由于母亲之前没有接到隔离令,这意味着他们一家人还需要再次隔离10天,之前的7天的居家隔离“不算数”。

杨先生也和我们表示,在二次检测前的7天,他们一家人不明白为什么“确诊”了,却没接到隔离令?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隔离?无论是联系卫生部,还是诊所,都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

这7天,他们只能严格履行居家隔离,减少外出,购买ART自检仪。杨先生表示,这对他们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一起由于信息不对称引发的事故,如果杨先生知道“推定阳性”后,诊所需要尽快进行第二次检测,就不需要“白白”隔离7天了……当然,诊所和卫生部的回应不准确也存在问题。

看来大家还是要多关注一些疫情相关的政策啊,比如关注万事通就不错~通心粉们的身边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吗?可以留言和我们分享一下~

- The End -

热干货:全面的留学移民政策

冷知识:有趣的奇葩百态狮城

新鲜事:及时的坡岛热门新闻

#今日汇率

1 新元 = 4.7475 人民币

1 人民币 = 0.2106 新币

(*截稿前更新)

来源:新加坡万事通

▲ 德国基民盟党主席拉舍特。

据欧洲《政治》周刊报道,11月2日,德国基民盟领导层同意将选举新的党主席,替代原党首拉舍特。为了能够进行深度变革,这次选举还打破以往由党的领导层选举党首的惯例,改由全体党员共同参与。分析认为,这一方面为即将举行的选举带来新气象,但同时也将带来较大的变数。

据悉,暂时还没有人宣布竞争该职位。目前基民盟内较有影响力的人物有3个。一位是上一轮与拉舍特竞逐党主席失利的默茨。他在党内是偏右的保守派,因与中间派的默克尔在很多方面政见不同而被边缘化。另一个是党内少壮派,现任卫生部长、民调人气曾一度略超默克尔的斯潘。斯潘对默克尔的移民政策、对华政策等也有不同意见。上一轮党主席选举中,斯潘自忖资历不够没有参与,而是明确支持拉舍特,意在为今后打基础。第三位是德国联邦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洛特根。洛特根曾多次公开批评默克尔的中间路线,其政策主张激进偏右。

除此而外,基民盟内的青年联盟成员预计也将在此次选举中崭露头角。他们希望能为基民盟寻找新定位,带来新气象。

大选后,德国基民盟党内上下对于本党为何会落得如此结局陷入痛苦的反思和争论。该党得票率从上次大选的33%猛跌至此次的24%,从一个连续执政16年的全国第一大党即将变为反对党。

▲ 去年2月,卡伦鲍尔宣布辞任基民盟党主席后离开新闻发布会现场。

事实上,在大选正式开始前,基民盟的民调支持率持续落后于社民党时,党内已经不断有声音公开质疑默克尔的信徒拉舍特,要求临阵换将。而在拉舍特之前,同为默克尔弟子和密友的党主席卡伦鲍尔,也因党的地方选举失利而中途辞职。

默克尔支持的两位党主席先后折戟,以及此次在全党范围内选举党主席的新措施,都预示着基民盟将就本党的路线和发展方向展开全面深刻的大讨论,未来新的调整恐在所难免。

作者:王蓓华

编辑:刘畅

责任编辑:宋琤

图片:新华社

来源:文汇报

上一篇:时隔600天!澳洲航空12架A380即将体最后都去哪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阿坝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