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羊峡“吃定”虹鳟鱼,挪威出面把关,“漏!中方发出呼吁第7天,该国总理突然摊牌了

2021-11-16 18:41:37 文章来源:网络

龙羊峡水库是国内首屈一指的“虹鳟鱼宝库”,连同下游的拉西瓦、李家峡、公伯峡等多个水库,组成了黄河上游最优良的冷水资源库。

虹鳟

早在2017年,黄河上游冷水区的虹鳟产量就已达到1.38万吨,占到了全国鲑鳟鱼总产量的30%,青海省也一举成为国内最大的鲑鳟鱼产地。

青海省于1985年首次引入虹鳟,在1989年联合国援助青海渔业开发计划中,虹鳟养殖更是被列为了重点项目。经过30多年的发展,虹鳟已成为龙羊峡水库的一张“王牌”,特色优势显著。那么,龙羊峡水库及周边水产企业为何要“吃定”虹鳟鱼呢?

首先是资源优势显著。

龙羊峡水库是黄河流域最大的深水水库,水域面积383平方公里,最大蓄水量247亿m³,堪称黄河的一个“高位水缸”。更为难得的是,库区年平均水温为12℃,冬季不结冰,水质优良,溶氧充沛,非常适合虹鳟的生长,自然优势可以说是得天独厚。

其次,虹鳟鱼市场是一块“大蛋糕”,销路好,利润高。

虹鳟是太平洋鲑鱼的一种,体型神似三文鱼,味道鲜美,营养丰富,备受消费者欢迎。众所周知,三文鱼是国际市场出了名的“抢手货”,而虹鳟的卖相与之难分高下,尤其是国内市场,近年来是越做越大。

据统计,中国每年消费4万吨左右的虹鳟,养殖成本一斤不到20元,市场价格却能卖到40~60元左右,利润颇高。如果再加上海外的水产市场,虹鳟无疑是业内令人垂涎的“肥肉”。

以上两点结合,虹鳟在龙羊峡水库"出道"并声名大噪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虹鳟的热度和定位虽不及三文鱼,但养起来也并不容易。国内养虹鳟的方法高度统一,几乎全是网箱养殖,一个网箱内的放养数量不能过多,否则过多的饲料就很容易污染水质。在这当中,氮源和磷源是最大威胁,二者是水体富营养化的重要指标。

为了解决饲料污染问题,2019年6月,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殖有限公司和丹麦著名的饲料生产商BioMar(拜欧玛)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

根据双方协议,BioMar将提供高性能的虹鳟饲料,消化率高,可将养殖排放的废物减少一半,这对控制氮、磷排放至关重要。有了挪威饲料企业的把关,库区的最大的污染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在国人印象中,挪威一直和“三文鱼”绑定在一起,如今挪威企业提供的却是虹鳟专用饲料,这真的靠谱吗?

事实上,挪威企业把三文鱼打造成海水鱼的“代表作”,这是80年代之后才有的事。在此之前,挪威渔民最早饲养的是虹鳟,而不是三文鱼。

时间回到1959年,挪威海产界的先驱者卡斯滕·维克和奥拉夫·维克率先利用网箱养殖虹鳟,后来偶然发现虹鳟能适应海水环境,于是便将网箱转入海水中,扩大了养殖产量。

在70年代之前,虹鳟一直都是挪威养殖户首选的品种,其产量要远高于三文鱼,在海水鱼中占比高达80%以上。当时的三文鱼只是小众品种,养的人很少,直到60年代末才开始发生转折。

1969年,挪威渔民在拉克萨维卡海域尝试性地投放了20000尾三文鱼幼苗,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三文鱼的养殖渔场。万万没想到,“试水”的三文鱼大获成功,肉质更佳,味道明显比虹鳟更好,随即成为市场上的爆款。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放弃养殖虹鳟,继而转型三文鱼的养殖。从此,三文鱼产量急剧攀升,并于1977年正式取代虹鳟,成为了挪威的“海产一哥”。

到了1990年,三文鱼在挪威市场一骑绝尘,在海水鱼总产量中占比高达96.95%,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时至今日,三文鱼依然保持着93%以上的养殖占有量,垄断地位已经难以撼动。

挪威三文鱼

而在饲料研发方面,虹鳟和三文鱼一脉相承,老牌饲料企业在生产工艺、营养配方等方面早已是轻车熟路,在世界上处于领先水平。目前,国内企业还没有实力研发出同一水平的高端饲料,要想把鲑鳟鱼产业“蛋糕”做大,还真离不开挪威企业的助力。

饲料污染的问题找到了门路,但新的问题又开始出现。近年来,从龙羊峡库区逃逸的“漏网之鱼”引发关注,若不严格把关,同样可能引发严重的生态危机。

说来也奇怪,鲑鳟鱼的网箱养殖仿佛陷入了一个怪圈:无论是挪威、智利还是中国,网箱逃逸事件似乎注定难以避免,每次逃逸都会引发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最为典型的案例莫过于2018年7月挪威的三文鱼逃逸事故。据估计,该事故中逃逸的三文鱼约有69万尾,尽管事发后当地渔场极力围捕三文鱼,但最终也只回收了5.5%,远远没有达到设定的10%回收标准。

略显尴尬的是,涉事渔场虽是挪威企业,但事发海域却在智利。大批三文鱼外泄无疑会对智利的渔业、生态造成损失,杂交所引发的基因污染更是后患无穷。后经专家组评估,智利政府最终对挪威企业处以714万美元的巨额罚款,这张生态罚单面值之大,一度登上不少媒体的头版头条。

视线再回到青海的龙羊峡水库。据统计,2017年时龙羊峡库区200个网箱共生产出9000吨虹鳟,仅商品鱼就有数百万尾,逃逸风险相当高。

黄河上游水系图

而事实上,黄河上游的渔业调查中早就发现了虹鳟的踪迹,野外钓捕案例更是数见不鲜。经常在龙羊峡库区垂钓的一位钓友表示:水库内的虹鳟确实有很多,运气好的话十几分钟就能钓上4~5条,垂钓地点正是在黄河贵德段的特有鱼类水产种质保护区内。

当地渔民也曾对媒体介绍:

很多时候下网捕的就是从网箱里跑出来的虹鳟,“风浪大的时候,养殖网箱翻掉,两万多条,一晚上都跑完了。”

虹鳟逃逸有多大隐患?

虹鳟是鲑形目鲑科鳟鱼属鱼类,性情凶猛,掠食性强,是不折不扣的食肉鱼。龙羊峡库区中所饲养的虹鳟多是三倍体虹鳟,比普通的二倍体虹鳟长得更快,而且抗病力强,个体硕大。三倍体虹鳟没有自然繁殖能力,但考虑到凶猛食性,野外种群带来的隐患仍非同小可。

据维基百科记载:虹鳟口大,雄鱼体侧有彩虹般的桃红纵带,成年后体长可达120公分。虹鳟还是世界上100种最具威胁的外来物种之一,其食性非常贪婪,几乎可以吃掉任何能捕捉到的猎物。比如:落入水中的陆生昆虫(蟋蟀、蚱蜢等),能吞下相当于自身体长1/3的硬骨鱼,甚至还有捕食条纹草蛇(Natrix helvetica)的记录。

更麻烦的是,黄河上游养殖虹鳟鱼的水库不仅只有龙羊峡水库,李家峡、公伯峡、积石峡等水库也在养殖之列。此前在李家峡库区,就有网友调获过10多斤重的虹鳟,路亚虹鳟甚至已成为上游河段的热门垂钓项目。

总之,这些“漏网之鱼”对黄河的土著鱼仍是不小的威胁,要知道,黄河土著鱼的繁殖周期普遍为4~6年,骨唇黄河鱼、极边扁咽齿鱼等更是濒危物种,一旦被外来的虹鳟过度捕食,就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对于虹鳟的威胁,需要展开专项资源调查,确定种群动态及分布范围,做足准备,防患于未然。

来源:牧海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政局的稳定无疑至关重要。想要在政治动荡的情况下获得发展,无异于痴人说梦,历史已经一次又一次证明了这一观点。而如今,世界上有一些国家仍处在动乱之中,如刚结束战争的阿富汗。此外,非洲国家苏丹也正面临着这一困境。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这一现象最终演变成了军事政变。“拒绝辞职”响彻全球·!中国政府发声第七天,苏丹总理明确表态。

苏丹爆发军事政变

据悉,10月31日,苏丹总理哈姆杜克向外界表示,自己将不会接受军方的逼迫,并拒绝让出总理之位。值得注意的是,在其发表此番讲话的时候,苏丹军方已经将其扣押,并将相关官员一起逮捕。

此事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联合国方面也开始介入,并已经与被扣押的苏丹总理取得了联系。政变发生后,苏丹军方迅速中断了全国的网络连接,并封锁了前往首都喀土穆的主要道路,禁止人员出入。

军方领导人在讲话中表示,过渡政府中的党派纷争危害到了苏丹的安全,军方不得已采取行动以控制局势。其强调,军方将会继续推进临时政府的过渡进程,将国家权力移交给非军方政府。在军政两方交锋时,苏丹国内局势开始陷入动乱。

11月1日,苏丹爆发游行示威活动,大量示威者涌入街道,打砸建筑、焚烧车辆,不少地方陷入火海。双方还爆发了激烈的冲突,多人在冲突中受伤,秩序一片混乱。如果不能够尽快结束这一紧张局势,苏丹国内将面临持续的动荡,这显然不是国际社会想看到的。

美方势力介入

值得注意的是,相关媒体对此表示,此次事件与美国政府有关联。在政变发生前,美国政府就与苏丹方面取得了联系,并表示将帮助苏丹解决相关问题。在此之后,美国驻非洲之角特使费尔特曼与苏丹部分官员进行了多次交流。美方表示,美国对苏丹过渡政府的支持取决于他们对苏丹“宪法宣言”和“朱巴和平协议”的遵守程度。苏丹军方则表示,将会与过渡政府共同商议,然而很快就爆发了政变。

苏丹政变让全世界感到震惊,多方呼吁苏丹军方尽快释放苏丹总理,采取协商对话的方式解决冲突。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5日表示,中方关注苏丹局势最新发展,呼吁苏丹有关各方通过对话解决分歧,维护国家和平与稳定。目前中国驻苏丹使馆运转正常。中方将继续密切关注苏丹局势发展,采取必要措施保障中国在苏机构和人员安全。

来源:海峡消费报

上一篇:全球累计确诊病例超2.5亿 欧洲疫情反弹比索大奖鼓励接种疫苗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阿坝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