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故事糖果屋中女巫传说的光明与黑暗和灵巧之手中的女性寓言

2020-08-31 11:42:46 来源:网络

近年来,电影界出现了许多重新解读童话的作品,有些作品将童话搬到了现代的时空背景中,有些作品试图从旧故事中探索时代的新价值和新意义。女巫形象的逆转是这些作品中最受关注的主题之一。童话中女巫的角色已经从一个简单的恶棍或恶魔奴隶逐渐转变为自然秩序的守护者和一个独立的智者。

但这并不意味着女巫失去了可怕的权力或威胁。事实上,如今的女巫更像是克拉丽莎·平科拉·埃斯蒂斯(ClarissaPinkoraEstees,克拉丽莎·平科拉·埃斯蒂斯(Clarissapinkolaestes))在与狼一起奔跑的女人(WomenRunWithWolf)中对女巫巴巴亚加的解读:她们都保护生命,负责毁灭。理解自己的知识是要付出代价的,但一旦她们通过了测试,她们就可以用敏锐的直觉和多元的眼光重新认识世界。换句话说,她们是故事主人公的必要成人仪式,但也让她们明白自己的责任和使命。

颤抖糖果屋--从女性角度解读权力的意义

类似的巫婆形象出现在格莱特尔和汉塞尔,由奥斯伯格金斯(OsGoodperkins)导演。影片从片名上颠覆了糖果屋的角色关系,使不那么脆弱的女主人公格蕾特成为叙述者和保护者。我们可以看到它打算从女性的角度重读糖果屋。除了描述格蕾特追求自己的艰难过程外,剧本还把巫婆从僵化的邪恶面孔中完全分离出来。严格地说,女巫甚至成了电影中的第二位女主角。她也是邪恶的,不是善恶的,有时是可怕的,而是感动的。这部电影不需要把女巫描述成纯粹的受害者,比如黑魔咒:沉睡诅咒(Maleficent),它也能赢得观众的同情和眼泪。

影片中的情节或对白别出心裁地迎接了《小红帽》和《杜松树》(TheJunipertree)等故事,还原了性行为,虐童或食人的原貌(如亨特对格蕾特的劝诫,格蕾特的预言性梦境,女巫获得权力的方式)《颤抖糖果屋》借用格林童话中的不仅仅是糖果屋,这些隐喻也凸显了故事背景的危险气氛和破败气息。在瘟疫和低女权主义的早期,格蕾特的生活选项有限,比如做家仆或贵族。她和哥哥汉塞尔(原名哥哥)离家的原因不再是继母干涉的结果,而是生母不得不采用的一种生存手段。面对这种几近绝境的处境,女巫的家成了兄弟姐妹们唯一的避难所,独居独居的格蕾特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照亮她孤独生活的一盏灯。

索菲娅,莉兹,女主角

格莱尔和女巫之间的互动,类似于母女或大师和学徒,是奇莱尔糖果屋中最发人深省的东西,也是电影中对原始故事的最大颠覆。女巫毫无保留地向格莱托传授知识,引导她发掘自己的潜能,并教导她独立的重要性。但相比之下,格莱特尔必须放弃一切,包括汉塞尔,学会成为一个无情的掠食者。在这个食人的时代,食人族不仅是继承和展示权力的一种方式,而且也是女巫必须经历的诅咒循环。格莱托在电影结尾的选择,除了象征着旧时代女巫形象的终结外,还颠覆了女巫的力量的含义。所谓的权力不再仅仅是一种被动的诅咒,也不再是受害者自己的救济手段,而是要重新认识自己的优势,做出建设性的改变,成为震撼世界的魔力。

奥斯古德·珀金斯把糖果屋变成了一个有启发性的女性寓言。但对于观众来说,改编似乎有点太高和太低。电影的节奏缓慢而缓慢,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压力。它的镜头和色调有着独特的个人思想(如使用三角形符号),但也散发出一种混乱的感觉。此外,许多细节的画面和隐喻所带来的情节,由于缺乏解释,无法使观众进一步了解故事的本质。总的来说,看这部电影的过程就像接受童话故事中女巫的考验一样。虽然视野开阔,但你能得到多少取决于你自己的创造。

上一篇:超级可燃漫画,赞扬英雄空降兵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