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学笃用 天津行动】夫*分居期间,未抚育孩子的一方要支付抚*费吗?

2021-12-29 15:58:34 文章来源:网络

正常情况下,离**后,跟随一方生活的未成年子**有权向另一方主张抚**费。那么在父母分居而未离**的情况下,未成年子**还能主张抚**费吗?近日,东丽**就审理了一起存在这种特殊情况的抚**费纠纷案。

孙某

2020年我和董某吵了一架后,我就带着孩子回娘家了。到现在董某对我们母**俩不闻不问,也不支付孩子的抚**费,一点儿做父亲的责任都没尽到!

董某

明明是你拦着不让我探望孩子,却把错都推到我身上?抚**费你又没跟我沟通过,我干嘛给你?另外,孩子可以跟着我生活,我不需要你给一分钱抚**费。

法庭上,孙某、董某夫**俩针锋相对,情绪十分激动。根据二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法官很快梳理出案情的关键:因夫**感情矛盾,2020年2月23日起**子孙某带着5岁的**儿小雨回娘家居住至今。在此期间,董某作为父亲未对小雨进行照顾、抚育。于是孙某以**儿小雨的名义将董某诉至**,要求董某支付分居期间的抚**费。

**认为,父母对子**有抚**教育的义务。父母不履行抚**义务的,未成年子**有要求父母给付抚**费的权利。本案中,小雨自2020年2月23日随其母孙某回外祖母处居住至今,董某亦承认未在分居期间照顾、抚育过小雨,故董某应当给付抚**费。考虑抚**小雨的实际支出需要并结合孙某、董某的**情况,**终**依法判决董某给付分居期间的抚**费9750元。

法官说:

未成年子**向父母主张抚**费不以父母离**为前提。父母对子**有法定的抚**义务,在**姻关系存续期间,即使夫**分居生活,抚**未成年子**的义务也不受影响,不直接与子**共同生活的一方仍需负担子**的抚**费。

法条链接

01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千零六十七条:

父母不履行抚**义务的,未成年子**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成年子**,有要求父母给付抚**费的权利。

成年子**不履行赡**义务的,缺乏劳动能力或者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成年子**给付赡**费的权利。

02

《**高人民**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姻家庭编的解释(一)》

第四十二条:

民法典**千零六十七条所称“抚**费”,**括子**生活费、教育费、**疗费等费用。

第四十三条:

**姻关系存续期间,父母双方或者一方拒不履行抚**子**义务,未成年子**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成年子**请求支付抚**费的,人民**应予支持。

第四十九条:

抚**费的数额,可以根据子**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

有固定**的,抚**费一般可以按其月总**的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比例给付。负担两个以上子**抚**费的,比例可以适当提高,但一般不得超过月总**的百分之五十。

无固定**的,抚**费的数额可以依据当年总**或者同行业平均**,参照上述比例确定。

有特殊情况的,可以适当提高或者降低上述比例。

来源:东丽**

编者按

2021年,余额只剩5天。

子曰:士有势而尊贵,有家而富厚,有资而勇悍,有心而智惠,有貌而**好。

千年之后,华夏大地,日新月异。孔子口中的“五有”,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十九大报告中提到,近年来,我国民生保障水平不断提升,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老有所**、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进展。

2021年的上海,我们也试图在基层,去寻找那些“有”——数字化转型,老人有所收获吗?物质生活不断升级,年轻人的**神内核有所改变吗?城市迭代升级,人民**众的智慧有所体现吗?上海持续开发开放,外国人如何在这座城市有所追求?

2021的**后5天,东方网记者尝试用5个人物,诠释这座城市和这座城市的人民5个“有”——老有所乐,少有所得,学有所用,爱有所付,外有所好。

2021有了成就,也有反思,有过奋斗,更有愿景;2021,上海有你。2021,感谢有你。

2021年,一位来自上海的退休老人成为了无数年轻人的“偶像”。这位72岁的“姥姥”走红的方式却很年轻——短视频,让“不**题的吴姥姥”**屏了。

10月27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上海市全面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十四五”规划》。其中明确提出了“数字化助老”的概念。

城市数字化转型,老人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2021年,面对扑面而来的数字化浪潮,吴姥姥却淡定地表示,老人和数字化,未必会有鸿沟。

“专属摄影师”:

吴姥姥比年轻人更会用“PS”

智勇未来科学家实验场。这个名字略显“酷炫”的地方,是迸发科学智慧的试验场,也是吴姥姥奋斗的“战场”。

作为吴姥姥的“专属摄影师”,李浩荣告诉东方网记者,初期运营实验场的短视频账号时,他经常会约不同的**来通过“小实验”的方式来为网友们讲述一些科学原理。他们有的朝气蓬勃,有的诙谐幽默。但李浩荣无意中发现:只要有吴姥姥出镜的视频,总是能引起网友们的关注。

△吴姥姥的拍摄场地,左:吴姥姥 右:李浩荣

“可能这就是‘吸粉’吧,吴姥姥是个很**的人。”

李浩荣对东方网记者说道,在他与吴姥姥的合作时间里,他已不止一次被这个上海老人所惊艳到。“很多人觉得年纪大了,做短视频会不会有技术问题?但大家其实不用担心吴姥姥,比如使用ps等**,吴姥姥可能比我们更**通。”

在李浩荣这个年轻人看来,吴姥姥的成功绝非偶然。

“吴姥姥对待每一次视频都非常认真,每次拍摄前,她都会自己写好脚本。”李浩荣告诉记者,在拍摄时,为了更好的呈现环面,吴姥姥会与同事、朋友不断地交流和改进。由于吴姥姥的视频特点是从日常现象进行切入,随后引出一些物理原理,有时候,她会为了将原理解释地更清楚些,而在房中反复踱步,四处寻找合适的“道具”来展示她的理论。

“我这样说会不会好一点?”吴姥姥在不知多少次修改她的脚本后,再度与李浩荣进行确认,又拿起桌上的道具,“我这么拿着拍起来更清楚,还是我放在桌子上拍得更清楚?”

吴姥姥:希望能用轻松的方式

激发更多人的求知欲

“有一次我用打车**打车,周围站着不少年轻白领。司机到了,把几乎所有年轻人全都问了一个遍是谁打的车。**后他用不可思议地眼光看了看我。是的,确实就是我这个70多岁的老人自己打的车。”

面对东方网记者的镜头,吴姥姥讲述一个有趣的故事。“都说老年人要跨越数字化鸿沟,其实在我们这些老年人面前,可能未必都有这个鸿沟。”

**通各种常用APP,甚至还把PS玩得“溜”,作为上海这座城市“**长者”之一,吴姥姥向世人展示了其和数字化不仅没有鸿沟,甚至还能把数字化“为我所用”。

毫无疑问,短视频就是吴姥姥**得力的数字化工具之一。吴姥姥向记者表示,自己很早就是短视频的“发烧友”。

“我很早就关注抖音上的物理小实验的短视频。”吴姥姥说,这些短视频虽然“好看”,但不“耐看”。“有些视频会在结尾展示实验原理,但缺乏一定解释,对于一些不了解物理的人来说,看完视频,很难把原理和现实结合起来。”

“所以我想做的就是‘解释’。”吴姥姥告诉记者,“有时候很困难,因为有的原理不是一两分钟的视频就可以说清楚的。而且一些现象的发生并不是只因为一个原理,可如果视频拍得长,有耐心看完的人就少了。”

△吴姥姥与同事一同思考如何解释物理原理

数字化是促进城市化转型的重要工具。同样也成为了吴姥姥等一批教育工作者传播知识的“另一块黑板”。

“其实,大多物理原理都来源于现实生活的小细节。”吴姥姥表示,她希望通过数字化的形式,能够让更多人一直带有好奇心与求知欲看待生活。

“**有求知欲的就是小孩子,但有的孩子因为**等原因,面对一些问题,得到了答案就不再深思了。**而**之,就忘记了求知的习惯,这是很可惜的。”吴姥姥说,一个人的能量有限,但如果自己的视频能巩固激发部分人的“求知欲”,换一种方式看待物理,也换一种方式看待生活,她便也会感到很欣慰了。

谈起即将过去的2021这一年,吴姥姥笑着向记者表示,“我过得很开心,我已经退休了,但每天都过得很充实。”而在“科普类**主”这条路上,吴姥姥说自己仍旧在琢磨接下来的发展方向,“我其实有很多想法,大家拭目以待吧。”

01

2021年过得怎么样,做了些什么事?

答:我今年过得很开心,我做了什么你们也看到了,我的记**很不好,过去的事情经常记不住,要说什么确切的也说不出来了,但做这个(短视频科普)主要也是想把这个科学家的钻研求知**神传播出去。

02

即将过去的2021年,您有怎样的感想?

答:说实话,问我是不是真的愿意抛头露面,去做一个主播,其实我不愿意的。

如果要我到学校里去,给**们做做讲座,在这里(智勇未来科学家实验场)和**还有孩子们一起玩玩,也可以传播我的理念。

但是我心里很急啊,前两年,网上很多人说,对物理这个学科,**好能不考就不考,我对这些事情着急啊。我忍不住就想做一点宣传的事情,那我只能“皮厚”一点了。那我弄(科普视频)的时候,也要倾入感情,不然呆板地在那讲,也没有人要听的。有时候陆**(吴姥姥在同济大学时的同事与搭档,现已退休)也在帮我弄,多烦呐,但是我着急。

但是我也没办法扭转所有人对物理的想法,这一点我很明白。我做的视频,基本都是在生活上的小现象,这些小现象,说不定以后就会有大用处。当然,这主要需要研究者们有一定的兴趣,像那个“搞笑诺贝尔奖”,里面好多科学家,他们已经有了诺贝尔奖,但是还会做一些搞笑的实验,兴趣这个东西,来了就挡不住。

03

对未来一年的目标有什么样的展望?

答:激发孩子们对物理的学习兴趣,这肯定是我未来坚持要走的路。

学物理,不是说以后必须要往物理这个方向去发展,无论往哪个方向发展,物理都要好好学。因为它反映自然界基本规律,涉及的面又特别广,现在各行各业里,和物理完全无关的基本没有。现在有社会物理学,也有经济物理学,物理学好了,生活也可以看得“透”一点。

我也在想,未来是不是可以做长一点的课程来讲讲,但到底效果会怎么样,可能还需要再思考。

来源:东方网

记者:卫宜斐、卞英豪、实习生 任雪儿

编辑:董俊成、卞英豪

审稿:钱程灿

来源:东方网

上一篇:六旬*冬日凌晨露宿街头 莱西民警紧急救助平安回家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阿坝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